文章補時點

主全職

不定时发布全职相关文

© 回忆补时
Powered by LOFTER

(2014.06.26)【张安】恋爱裁判

40m大爷的曲子果然最喜欢了,尽管我是在循环会长版

 

【此为补档】

——————————————————————————————

 

Oh! No! No! No! 

  

一向冷静理智的安文逸觉得糟糕透了!

他发现他竟然喜欢上了他的偶像,张新杰。

喜欢上了自己的偶像兼对手,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开端。

安文逸苦恼的为自己分析着。

 

そう、仆(ぼく)は君(きみ)だけが全(すべ)てさ (没错,你就是我的一切)

 

最后发现怎么样的挣扎的都无法无视自己喜欢上张新杰的安文逸还是选择了认命。

不过想起来……貌似从某个时刻开始,自己早已经把张新杰视为了一切。

那个不可超越,最为神圣的一切,而自己,就是那最诚恳的教徒。

 

ねえ、情状酌量(じょうじょうしゃくりょう)をください(呐,请酌情考虑一下吧)

 

安文逸干了一件傻事,他竟然去给张新杰写了一封情书并且·交·给·了·他!正所谓事后后悔,在发觉自己干了一件傻事之后,安文逸恨不得撞墙,虽然内心是在期待着张新杰能够酌情考虑一下这件事。

 

因为喜欢所以有期待。

 

仆(ぼく)独(ひと)りじゃ生(い)きてけない(我孤单一人的话是活不下去的)

 

张新杰一如既往的在进行的他的训练,虽然和平时相比有点心不在焉。

原因是兴欣的那位牧师给了他一封信,一封情书。

鉴于张新杰一直以来的强迫症,他的处境一直都是男神级别但是没有任何告白和情书,虽然这封出于意料的情书有点打乱了张新杰的计划。

不过,现在他算是很高兴吧。

因为他,也喜欢上了安文逸,那个和他有点像的小青年。

在他开始散发着他的光芒的时候。

 

“孤独一人是没办法活下去的,所以请前辈考虑和我交往。”张新杰在训练完后又一次拿出了那封信,又一次把最后一句话读了一次。

 

是呢,孤独一人是没办法活下的,那要怎么做呢?

张新杰的嘴角竟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そんな眼(め)で见(み)ないで (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著我)

 

安文逸现在想对天空大喊一句No Zuo No Die.今天和霸图比赛,在和张新杰握手的时候,很普通的四目相对,在此时对于安文逸来说是一种煎熬,张新杰今天看他的目光也很奇怪,这深深的加重安文逸认为上次的递情书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的感觉。

 

请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就算和你会没有任何发展。安文逸稳定发挥下混乱的内心,不知道张新杰是否透彻到了。

 

まさに恋爱裁判(れんあいさいばん) (现在正是恋爱审判)

 

“安文逸,我们交往吧。”比赛完了之后莫名其妙被张新杰叫了出来的安文逸被这句突然起来的告白给吓坏了。

 

啥?张新杰在说什么?交往?是开玩笑的吗?……安文逸又一次内心变得各种混乱,尽管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请问您在说什么?”

 

原本面无表情的张新杰的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这个笑容让安文逸失神了好一会儿。

 

“我喜欢你。”安文逸只记得张新杰这样说着,后面的话……是什么?你问我我问谁呢?

 

爱(あい)した人(ひと) 爱(あい)された人(ひと) (爱著的人 被爱的人)

 

“前辈……”正值夏休季,原本打算留在兴欣的安文逸被突然出现的张新杰接回了Q市,现在正在张新杰的小公寓里面进行平时的训练。

“什么事?”依旧忙于训练的张新杰十分难得分出精力理会安文逸,安文逸停下手中的训练,一脸认真的对着张新杰问道:“当初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告白的。”

 

“爱着的人与被爱的人。”过分简单的回答竟然让安文逸面红耳赤。

 

是的,我是爱着的人,也是被爱的人。

所以,有什么不解的呢?

 

在这场恋爱的游戏中,没有谁是裁判,谁是犯人这项规定哦。

所有陷在恋爱当中的人,都已经悄然把自己判下了无期徒刑,把自己锁在了对方的监狱里面,一辈子。

 

所以,这是心甘情愿一场裁判游戏呢。w

 

_ Fin.

 

————————————————————————

请不要来找我算账,谢谢!

评论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