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補時點

主全職

不定时发布全职相关文

© 回忆补时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原联文/原清Tag行动】忘川 (全文+番外三个)

如题不多说啥。


设定:大概在邀请赛之后,小周退役。

   这里面的店主是我请不要怀疑这一点

小周小周快点把那叶不修扑倒吃了!

艰难写完,完全OOC,完全没有逻辑,完全就是苏

 要是以后生日前有钱看看要不要出小料满足一下大家。


不废话了,希望会喜欢我这篇名为忘川的短文。


——————————

【文题】


铃铛悦耳的声音响起,有人推开了窝在这种带着上个世纪氛围的街道的一家小小的咖啡厅。带着昏暗的橙色灯光把这家没有拉开窗帘的咖啡厅里面的东西一览清晰。

选择在这么一处角落开咖啡厅,外面又没有挂招牌,你说有人来吗?

答案是,有。

为什么?这家没有挂招牌的店名字叫做故事,英文为story。

顾名思义,你来这里,要么讲故事,要么听故事。

 

“今天,是我听故事还是我讲故事呢?”年轻的店主拿着她的杯子,轻轻挥去白烟,喝下里面的饮品,嘴角上的弧度带着笑意,清澈的眼睛带着善意看着客人。


————————



————————

 

来人是以那种不管到哪里都十分受欢迎的男人,他推开店门环顾了内部,带着些少的疑惑走进了店内。

“来客人了?”带着少年的稚气的声音响起,在这家店的一个角落走出了一个人,不太耀眼的光照亮了她的半张脸,这个就是店主。她拿着杯子,轻轻挥去飘着的白烟,抿了一口,微笑着开口问道:“知道这里的规矩吗?”

他露出略有腼腆的笑容,摇摇头。店主依旧微笑着,把杯子放在一张桌子上,示意他找一个地方坐下,而自己却去把隔绝阳光的窗帘拉开。

突然明亮的起来的环境不禁让他眯了眼睛。从他那边看过去,店主很享受着阳光。

“这里叫故事。”店主伸了一个懒腰,转过身回到她放杯子的那张桌子上,靠在边缘喝了一口杯子里面的东西说:“顾名思义,你来这里,要么讲故事,要么听故事。”说着嘴角的弧度越发变大,“今天,是让我听故事,还是让我讲故事呢?”

 

“讲故事。”他没有犹豫,店主的瞳孔在一瞬放大了一点,不过也就一瞬。“好久没有人选择讲故事了……你要喝什么?”她往柜台走去,看着各种各样的工具,看着坐在中央一张桌子的他。

 

这个问题使他陷入了的思考,店主好像也看到了他苦恼,幽幽的说:“看样子你应该很少喝咖啡什么的,个人倾向拿铁,牛奶多咖啡少。”

“那,拿铁?”店主的眼睛微微往上翻了翻,利索的为他做好了一杯拿铁。

 

一杯刚刚做好的拿铁就是这样摆在他的面前,店主一脸认真的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说:“故事,要怎么讲?”

 

“你喜欢。”又是一句把店主呛死的话,店主吧嗒了一下嘴,一脸放松的靠在椅子上,像是回忆什么似的开口道:“这个故事,我也是听别人讲的……”

 

————————

 

他们的相遇与分离,都是在冬天,一个不太冷的初冬。

 

他在他工作的那个圈子是一个难以超越的高度,就算和他一同工作的人也是如此,很多人都会很习惯的称呼他为神。但是他有一点很奇怪,太低调,低调到根本没有人会把他认出来。

而另外一个他,长得好,是公认的有可能超越他的人,不过有一点,话少,整个人就显得腼腆了不少。

两个人的几乎没有交集,唯一的交集也许就是工作时寥寥几语。

 

可,这样的他,和那样的他,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说到这里,店主摘下了自己的眼镜,放在桌子上,嘴角不再带有微笑。双手捂住脸,稍长过其他手指的中指轻轻按压在鼻梁两侧,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没有人预见到,没有人预料到,更没有人知道。”

 

是的。没有人知道。两个当事人在一起后,根本就不像一对恋人。和以前一样,或者说比以前更少了。

 

不,还是有点不同。见面时没有人察觉到的只给你的目光,嘴角那抹怎么也散不去弧度,以及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的热吻。过后,就像什么事都没有似得。

 

这就是他们,这就是他们的交往方式。太普通,太平淡——甚至可以说是忘川式恋爱。

 

“什么是忘川,你知道吗?”都说近视的人一旦摘下眼镜眼睛就会不自觉眯起来,可是店主不是,一种接近自然的大小,轻轻低垂的眼睫毛把她眼睛里面的变化遮盖住,语气听起来还是淡淡的。作为客人的他在听故事的过程,没有说话,很安静,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拿铁。听到店主的询问,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所谓忘川,便指的就是神话中奈何桥所在的地方,那里坐着一位老婆婆,叫做孟婆。”少年音配上几乎没有变化的声调,店主把放在桌子上的眼镜架回了她的鼻梁上,“这个我就不详说。大概就是不喝孟婆汤的人就会跳入着忘川,在千年痛苦中期待着轮回。”

 

听到轮回这两个字,听故事的他的手突然顿了一下,而店主继续她的故事。

 

这段恋爱,最后落得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

 

他们是真心相爱的,没错。

他们的恋情是平平淡淡的,堪比老夫老妻的,没错。

他们的恋情是能够长久的,没错。

错就错在他们的性别上。

 

他们是同性,也就是要承受比一般恋人都要打的压力。而且,他们的职业很特殊,特殊得就像明星,容不得一丝污点。他们都是那个圈子最了不起的人,最顶峰的人,那么多困难都打败了,却输在了这名为情的东西上。

 

他们的事最后还是被曝光了,在一次世界级的活动过后。

 

也就在那年的冬天,被誉为神的那个他失踪了。他没有回家,但是他家却是异常的沉默,作为他的恋人的他没有回答任何关于他们的事,只是说了一句:“他等我。”眼神里面透露的是坚定。

 

————————

 

“这就是我在几年前听到的故事。”店主把她杯子中的东西一饮而尽,眼睛里透出了可惜,“我觉得结局不太好,但是转念一想,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因为痴。”除了被店主提问才挤出几个词的他,冷不胜防的冒出了一句:“两个都是笨蛋。”店主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得,笑出了声,靠在椅子上对着天花板说:“这句话,这个故事的主人也这样说过……”

 

接着,陷入了沉默。有点漫长,现场环境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见,两个人就是维持着各自的动作。

 

一声如获重释的声音响了起来,店主看见坐在她对面的客人露出了一丝很高兴的微笑,又像是有点疑惑的问道:“你的性别?”

 

“我说男的你信吗?”

“……”

“好吧,我女的。”看到对方不信的表情,店主翻翻白眼如实把自己的性别招出来了。

“……”

“多少钱?”店主敲敲桌子的玻璃下的报价单,他拿出钱包,把该支付的钱压在了咖啡杯下,站起来,对着坐像有点懒洋洋的店主说:“会再来。”然后意味深长看向店主最初出来的那个角落,不带留念的走了,嘴角带着,连阳光都要输给他的弧度。

 

店主在后面站起来,说:“欢迎下次光临。”

 

铃铛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已经离开店里。

 

一个人影浮现在店里的黑暗角落处,店主直接坐回刚才坐的地方,懒洋洋的说:“怎么办?他知道你在我的店里了。”

 

“没关系啊。”声音和店主一样也是懒洋洋的,但是那是真正的男声,走出来的人带着病态白的皮肤,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望着门口——路上并不是很多行人,他也已经走远。“就是这样吧。”

 

“不管你了。”觉得自己思考无果的店主吧嗒嘴起身,拿走自己的杯子往柜台那边去。

 

忘川,据说只有痴情的人才会选择跳下去接受千年的折磨等待轮回,但是在漫长的折磨中慢慢的失去了原因,在没有目的中等待轮回。

 

但,真正痴情的人就算被折磨,他们的心之所向,仍然还是在那里。

 

“我等着你来找我,小周。”这是叶修离开前对周泽楷唯一的誓言,也是周泽楷对叶修的。

 

_ Fin.

 

————————

 

番外1:

“说起来这个杯子下的钱你不收了?”

“给你的烟钱。”

“那么好?”

“一个星期的。”

“卧槽!你还有没有人性!”

“两个星期的。”

“别!谢谢!”

 

今天店主依旧在压榨叶神的烟钱。阿门。

 

————————

 

番外2:

 

“姓名?”

“周泽楷。”

“性别?”

“男。”

“应聘理由?”

“叶修。”

“从明天开始你来这里上班吧。”顿了一下,店主露出了坏兮兮的笑容,说:“楼上是宿舍,楼梯直走第三个房间叶修不谢。”

“好的。”

 

今天[故事]迎来了一名新店员,叫做周泽楷。似乎看到被闪光弹闪坏眼睛的节奏了。

 

————————

 

番外3:

 

“老板!我要控诉!”

“控诉啥?”

“周泽楷。”

“自行处理。”

“说好的爱呢?”

“你的爱不是周泽楷么?”

“简!直!没!人!性!”

“周泽楷快点来把你老婆——”店主话还没说完就被捂嘴了,“谢谢,我不控诉了。”

今天[故事]依旧很欢乐。





评论 ( 1 )
热度 ( 22 )